贺虎: “明天小小科学家”奖励活动中 走出的年轻 CEO

本文发布于:
2016-09-29
来源:

 

  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贺虎,第七届一等奖获得者,现自主创业

  学生感言:现在回想起来,“明天小小科学家”奖励活动其实不只是一个比赛,它的整个过程,本身就是对选手的素质培养和教育。

  今年26岁的贺虎,如果走在街上,人们可能很难把他和 CEO、创始人这样老成持重的字眼联系起来。在他的身上,散发的是一种蓬勃的朝气。一副 黑框眼镜,一件技术男常见的圆领毛衣,一口语速颇快的京腔。坐在记者面前的贺虎,迅速颠覆着人们的传统观念。

  年轻的 CEO 可以说,这位“技术新贵” 的人生中,充满了“颠覆”这个标签。他在清华大学读博期间,在前程一片大好时,却毅然办理了休学手续,和合伙人也是他的大学同学王哲创办了 宙世(北京)国际科技股份有 限公司 。 贺虎和合伙人共同创办的公司,也生产着同样颠覆人们观念的产品——无线手机充电钱包。这个产品从外观看,是一个做工精良、设计优雅的长钱包。但是当你把手机放在这个钱包上或者装进钱包里时,手机就开始充电。接触式的无线充电模式,使充电这件事,变得时髦又科技感十足。 这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时髦产品, 一出现就引起了国内外媒体和投资圈的关注。美国时间2014年11月17日,他 们站上了哈佛大学“哈佛中国论坛”,谈 自己在中国的创业,谈自己的产品,并面向哈佛学子为公司招聘人才。而在此前一天,他们的产品在麻省理工学院中 国创新与创业论坛(MIT CHIEF)上获得当天创业比赛的第一名。

“明天小小科学家”不仅仅是一场比赛

  年纪虽轻,却取得了不俗的成绩,这和贺虎从小对科技创新的执着密不可分。从小学开始,贺虎就开始参加各类科技活动。高中时,贺虎的科技创新能力更是 得到了充分的发挥。从参加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活动,到中科院自动化所参与 科研实践,完成科学论文《基于离散隐马尔科夫模型和三维人脸表情的情感判决》。这项研究获得了2007年全国“明天小小科学家”奖励活动一等奖,以及每年只有 5个名额的北京青少年科技创新市长奖。至今他还清楚记得,高三那年,代 表中国去参加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,在那里引起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注意,当时就给了他斯坦福的录取通知书,但他最终选择上清华大学。 贺虎的成功,让人们想起一句话,“自古英雄出少年”。而少年英雄的成功,也与他周边的发展环境息息相关。 人生中,总是有一些事情,就像一些关键的按钮,按下去了,按对了,未来 的路就会呈现出不一样的轨迹。对贺虎来说,2007年获得全国明天小小科学家一 等奖就是他人生中关键的一环。这一环,也为贺虎的人生积淀了诸多勃发时的养分。 2007 年,贺虎高三。在当时的高考制度下,高三的学习内容无外乎死记、死背。 这对于学习成绩虽然十分优秀,但是醉心于创造的贺虎来说,无疑是一种煎熬。“而 且这一年的时间如果只能用来死读书,从时间角度来说,是一种极大的浪费。”贺虎说。

  幸运的是,由于他获得了“明天小小科学家”奖励活动一等奖这样重量级的奖项,加上他之前的获奖经历,贺虎在2007年的11月份,就得到了保送清华大学学习的名额。

  所以在别人都拼命读书的高三后半学期,贺虎得以将时间全用在了研发、创造上,并在这个期间还参加了多项国内外的比赛。认识了很多思路开阔的科技人才。在这些比赛以及在和同行的交流中,贺虎也逐渐找到了自己未来的方向——做研发和创造。同时,在科研上能取得如此的成绩,也让他在内心对自己的科研能力有了坚定的认可。

  在同龄人还在将高考视为人生目标的时候,贺虎已经明确地知道,他的人生目标是科研和创造。

  当年,贺虎只是把“明天小小科学家”奖励活动当做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赛事。8年过去了,如今贺虎再回忆起那段经历,心里萌生出的更多是一种时间和经历过后的感悟。

  “现在回想起来,‘明天小小科学家’奖励活动其实不只是一个比赛。它的整个过程,本身就是对选手的素质培养和教育。”贺虎记得,当年参加活动时,要持续五六天。期间安排有选手party、酒会,还有去大学实验室观摩等活动。这些活动就像学术交流会,锻炼选手们充分表达自我的能力,也给了大家相互探讨交流的机会。而且在比赛时,评委也不光会问和比赛相关的内容,还会问到国内外政治、社会大事等问题,以考察选手的表达能力以及对人对事的人生观和价值观。

  多年之后,比赛时的一幕令贺虎记忆犹新、受益匪浅。他说,当年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、中国工程院院士韦钰在点评我的作品时,给予很高的评价,一个中学生完成了研究生的科研成果,只是从创新的程度上看还差一点点。“我后来反思,觉得说得非常对。这也让我在后来的科研中,特别注重要加入创新这个意识。”

紧绷一条创新的神经

  带着这根时时紧绷的创新神经,贺虎在创办宙世成功前,就已经小试牛刀。高中毕业后,贺虎得到了安捷伦公司的实习机会。当时公司正在做一项关于交拥堵的项目。贺虎得到的工作很简单,就是看一段视频,然后一个个地数出在一段时间内,六条并行车道内通过的汽车数量。每数一个,就要在计算机上敲击一下,记录下来。

  拿到这个工作后,贺虎没有马上去一个个地数,而是思考应该怎么去做。因为按照以往的工作方式,要数全六条车道的车辆数,就要一段视频看六次,一条车道一条车道地数。而贺虎认为那个方法太“笨”,于是他自己编了一条类似于“节奏大师”的程序,可以同时观察六车道,并记录车辆数量。这样一来,工作时间大大缩短。为此,安捷伦特意为这个实习生颁发了大奖,并将他的方法推广到全公司内部应用。

  创新,就是贺虎的法宝。所以贺虎和他的伙伴在短短几年后,就迅速支撑起了宙世这家迅速发展起来的创新企业。经过这些年的磨砺,对他们来说,创新已经成为一种习惯。在这种习惯的驱使下,他们的习惯转化为行动,在社会创新大潮的涌动下,这种习惯性的行动便成了宙世成功的强力护身符。

  作为宙世的创始人之一,26岁的贺虎,未来的创业、创新之路还很长。但就像很多这个时代和他同年龄的创业者一样,贺虎对未来的抱负却简单而温暖。

  “我希望我做的东西能让更多人知道,也希望这项产品能为更多人服务,让科技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更多的便利。当然我也希望我的经历能影响别人,让更多人从我的经历中得到鼓励和启发,实现我们这代人的中国梦。”

文章主题词: (作者:王夕)
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