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ISEF参赛学生总结

本文发布于:
2017-12-18
来源:
中国科协青少年科技中心

刘宇飞(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)

  我在科技竞赛上,虽没有那些大佬们的奖状等身,却也算见得不少。见得不少,想的更多,可ISEF的七日行,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描述,那真是——未曾想过。

  在我14号那天我不会想到,在之后的七天里,我将接二连三的使用这个词语。即便是和旁边的美国妹子聊天的时候,也不断用到“I have never thought that…”,因为事实的确如此。

  未曾想过第一天的Pin Change能如此激动人心,78个国家的青少年齐聚一堂,共同交换着具有自己标志的徽章,可能是国家、地区、学校,甚至是个人,都可以成为你徽章的意义。在这之前,当我要思考该做多少个徽章的时候,我的老师说,未必有那么多人换,做多了也多余。我的父母也觉得背两大袋,200个徽章过去显得有些赘余。连我到了美国第一天Pin Change,也只选择了带100个过去。后来我意识到,我们不应用任何已有的认知去推测ISEF,因为ISEF本身就是一切Beyond的组合体,永远超你所想。在Pin Change上,100个徽章顷刻换完,我的袋子里有充盈着五颜六色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徽章。曾经我还担心自己的徽章是否做的不够好看。可事实上,他们在不关心你的徽章好看与否,不关心你如何优秀,只关心你本身。热情的非洲同学将一大串珠子挂在我的脖子上,我和现场的一切青春与美丽合影,把自己也融入到欢快的盛大气氛中。我们都愿意交换联系方式,除了没有Facebook 之外,一切都很完美。

  未曾想过传说中的SRC审查竟如此严苛,在之前的冬令营遴选培训上,国科大交流上,直到行前会议那一天,我们都一遍遍被告诉——SRC的审查非常严格。可事实上,远比我们想的还严格。 国内的科创、明小,基本都是学习ISEF的展示方式,但我想,在对待科学的严谨认真态度上,还是有很大差距。就拿展板上的图片做窥豹之斑,每个不是你自己做的图片都需要清楚写明来源,网上找的图片则需要每张清楚地写明能找到该图片的URL。如果图片中出现不是自己的人像,则需要展示那人的授权同意书。我作为一个实验物理的项目,大部分的图线及表格都是自己做出,也没有人像或者太多的引用图片,自然要省事许多。可生物工程或者是电子工程的同学,应该在SRC审查上下了一番苦功。

  未曾想过开幕式的盛大,于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开幕式视频与SHOUT OUT海报。开幕式视频是简单的语录体,当然音乐与特效不必多提。语录体本应枯燥无味,可ISEF却将其做的热血沸腾。那么多条语录,不光只有英文,还有很多的我无法看懂的文字,当中间出现一行中文时,不禁感动得不能自已——“年少时满怀狂热信念,认定目标即矢志不移”,在异国他乡,这样的文字给人一种被承认的归属感。那一瞬间,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了所有话语的意思,那就是——THINK BEYOND 请你一往无前。之后是各个国家代表队的SHOUT OUT,当偌大的舞台被慢慢占满,大佬照了最后SHOUT OUT定格的全景,我盗图,然后发朋友圈说:That is why we call it INTERNATIONAL。Science and music make the world PEACE。一篇文章,没有图片,但看到的人,将无不动容。

  未曾想过会在ISEF经历人生中第一次夜店之旅,no alcohol是自然的,但丝毫削减不了选手们的狂欢。在舞池里,中国队的选手显然是最拘束的。外国人蹦蹦跳跳,展现着自己的民族特色,几乎每一首背景音乐响起,所有人都跟着节拍对唱起舞。我都不由惊呼:“他们怎么首首都会唱!”可见,中国中学生与外国相比,少了一丝在这个年龄该有的豪放与活力。夜店中还有不少的娱乐设施,考验体力与智力。看到夜光乒乓球台时,我们都找到机会,教一教外国人打乒乓,毕竟是中国的国球嘛。除此之外,还有Grammy Museum,有许多的单人乐器可以自娱自乐,戴着耳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  未曾想过环球影城之夜的宾至如归,午夜回程,摆渡车的司机还特意将所有作为倾斜了一个角度,这样的舒适与贴心,很能抚慰少年的心灵。知道我们肯定是免费游玩环球影城,但从没想到那一天是ISEF包场,只有ISEF的选手进入,并且吃喝玩乐全部免费,原本要排1个小时队的娱乐项目,此时大可长驱直入。自古真情留不住,总是套路得人心。ISEF的套路,就在于注重细节,那一日的Universal Studio打上了ISEF的盾牌标,在环球影城显眼的位置,甚至是LED告示牌,都欢迎着ISEF选手的到来。这样不经意的细节处理,不知俘获了多少青年科学家的心。Intel赞助肯于花如此大价钱,给我留下了极好的印象,相信在场的选手们,可能以后也会对Intel心向往之吧。总而言之,在LA的ISEF,永远值得再来一次。

  最后未曾想过的,是我能有这么一群队友,他们由多个年级的同学组成,其中最小的甚至只有初三。宣父犹能畏后生,丈夫未可轻年少。仅仅初三的同学就能有机会站在世界的舞台上,向着白发苍苍的教授介绍自己的科研成果。即便当下,我仍然觉得能有幸进入ISEF是上天的眷顾,至于初三时能有如此机会,我甚至未曾想过。无论如何,这给了我们这些折戟沉沙的“老人们”一丝希望,希望他们仍然能再接再厉,重夺同学科最佳奖的荣誉,乃至把摩尔奖捧回中国。这种期望与祝福,也算是自己没能亲自做到的一种报偿吧。我们最后在机场依依惜别,约定着“苟富贵,无相忘”,正是ISEF,把陌生的我们连在了一起,让我们同框出现,也是一种缘分。

  成熟稳重的冬青大姐姐,英雄出少年还凑一对CP的砚弈和曦文弟弟妹妹,娇小可爱的浙江妹子郑可轶,两个Chemistry Boss老铁和张之恒,喜欢缄默不语的楼宇,摄影师大佬施则威,拿清华做保底的大佬黎世伦,和我同学科的孟洋、君达和为国争光的魏洵婧。你们的名字值得被我记住,中国队所有人的名字都值得被铭记。

  未曾想过,未曾想过。

  其实我也曾想过,但是对于ISEF,你永远无法找出它像什么。

  因为ISEF 就是 ISEF,并且把我,变成了我们。

文章主题词:ISEF参赛学生总结 (作者:刘宇飞,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)
评论(0)

评论